【分享+心得】文學少女的秘密書架---不高興的我與檸檬男孩 WERTY55555的 BLOG

WERTY55555的 BLOG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

>> EDIT

【分享+心得】文學少女的秘密書架---不高興的我與檸檬男孩

11.jpg

↓↓↓↓↓↓下方為小說本篇↓↓↓↓↓↓


我啊,長大後要做哥哥的新娘!
成爲初中一年級學生後,我知道了這是一個無法實現的約定。


“都沒聽說過舞花喜歡什麽人呢。”
梅雨時節的某一天放學後,跟我關係不錯的同班同學望著我的臉,說出這樣的話。
空蕩蕩的教室裏只留下了女孩子們,聚在一起各自聊著“喜歡的人”的話題,氣氛火熱極了。
什麽“班長澤木不錯”啦,“3年級的宇佐見學長真讓人著迷”啦,“哎呀,果然還是3班的內藤好呀,對吧”之類的,大家都滿臉羞紅、言語激動。我正凝望著興致勃勃的同學們,卻突然被扯進了話題。
“啊~舞花臉紅了耶!”
"原來有喜歡的人啊。"
“哎哎~是誰是誰?舞花明明那麽可愛,卻一點兒都不談男生的話題,人家可是很擔心的呢。”
“來嘛,說出來嘛,舞花。”
大家都興趣盎然地湊到了坐立不安的我身旁。
“這個,那個……”
我臉上發燒,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
“我喜歡的是お——

話說了一半便堵在嘴裏,我直冒冷汗,像蚊子叫似的小聲回答:
“…………お、おおにし(大西)”
【好吧,怎麽都想不出怎麽用中文代替,只好還是用日文了。雖然大家應該都明白,但還是注一下好了:哥哥是お兄さん,大西是おおにし】

大家全都瞪大了眼睛,哎哎哎哎哎哎~地驚叫起來。
"大西,是我們班的那個大西?!"
“是那個超級沈默寡言、表情陰暗、頭發亂糟糟的大西?”
“是那個休息時間總是一個人板著臉,讀著看上去不大好懂的書的,感覺很噁心的大西?”
“是那個好像背後密布著烏雲,一點都不清爽的大西?是那個襯衫皺巴巴的,領子髒得要死的大西?”
好像被說得很慘啊。雖然大西確實有些陰暗,給人的感覺不太好,襯衫也總是皺巴巴的。
“……嗯,嗯”
我露出苦笑的表情。
“真不敢相信!舞花,你的眼光很奇怪哦。不,興趣和感覺也很奇怪。”
“作爲初一女生來說,那種選擇是錯誤的。”
"舞花配大西太浪費了啦!話說回來,到底喜歡大西的哪一點啊?"
大家都圍了過來,七嘴八舌地吵著,我的冷汗越出越多了。
“愛、愛讀書的人嘛……好像很聰明,真好啊什麽的。那個,這個,就是這樣啦,所以,那個……就忘掉這件事吧。”
我結結巴巴地說道,臉騰地像火燒一樣熱了起來。大家都啞口無言地看著我雙手捂著臉頰,把頭深深地埋了下去。
“唉,不是開玩笑啊。”
“莫非舞花真是……”
“喜歡那個大西啊。”
“一點都沒看出來呢。”
會聽到這樣的話,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。
因爲,只是隨便說了個名字而已啊。


井上舞花,12歲。
我最喜歡的人是哥哥。

#######################


“哥哥,舞花來了哦~”
我跟平常一樣,用備用鑰匙打開公寓的門,進到屋子裏。
哥哥正在書房裏,面對著電腦。
他轉動椅子回過身來,苦笑道:
“什麽呀,你又來了啊,舞花。”
“啊~好過分。明明是可愛的妹妹想給哥哥做晚飯,特意去超市買來東西的。廁紙和洗潔精也用完了,就一塊買了哦。哥哥在截稿前,總拿杯裝味噌汁對和著吃飯,家裏的事一點兒都不管。”
我把手裏拿著的一大堆東西放到地板上,鼓起臉頰。哥哥眯縫著眼睛,露出明淨的笑容。
“舞花來這做家務是幫了我很大的忙啦。不過,就算不每天都來,我也能活得好好的,不用擔心也沒關系啦。舞花也已經是初中生了,學習啊、社團活動之類的也很忙的吧。”
“烹任部的活動一周就一次而已嘛。而且,比起在家裏做作業,在哥哥這裏做要更有效率嘛。因爲有不懂的地方,馬上就可以問哥哥的,對吧。”
“哎呀呀,我是舞花的專用家庭教師麽?”
“就是啊!因爲我的成績不好嘛,哥哥。要是沒法來這裏的話,不是會很傷腦筋的嘛。而且在家裏的話,家事都被媽媽做完了,連洗衣做飯的機會都沒了。試著做了做家事,那可是相當開心呢。我是不是很適合做專職家庭主婦呢……”
一邊想著菜譜,一邊把家裏打掃得幹幹淨淨,真的是很快樂。
不過,這一定是爲了哥哥的原因。
“那麽,晚飯做好了我會叫哥哥的。啊,在這之前也要先泡好茶呢。寫稿子要加油哦。”
跟平時一樣,很有氣勢地一口氣把話說完,我關上書房的門,走向廚房。

哥哥是位以井上美羽爲筆名的職業小說家。
初中時代就榮獲文藝雜志新人獎,以史上最年輕的獲獎者身份出道,已經出版了兩本銷量在百萬冊以上的書。作爲代表作的那本書,無論在哪都暢銷無比。新作出版的那個月,也必定榮登暢銷書排行榜前幾名。
書店還給哥哥設了專櫃,不僅僅是大人,就是跟我差不多年級的女孩子們,也常拿在手裏看:
“美羽的書總能直擊我的內心呢。”

每當這時,我就覺得這好像是在贊揚自己似的,心怦怦直跳,開心極了。
哥哥去年從大學畢業,今年開始,自己租了間公寓一個人搬出去住了。因爲離家很近,我就從哥哥那兒拿了備用鑰匙,泡在那裏。
雖然媽媽老對我說:“別去妨礙你哥工作啊。舞花也差不多該離開哥哥了,不然可就找不到男朋友了。”
不過,同年級的男生啊、社團裏的前輩之類的,跟哥哥比起來簡直就像個小孩兒,什麽都不懂。
從小時候起,我心目中理想的男朋友就是哥哥。
又溫柔又聰明,充滿純淨清澈的知性美。大正時代的文人,肯定就是這樣的感覺吧。

因爲歲數相差有些大,所以我從來就沒被哥哥欺負過。
“哥哥,來玩啊!”我總是纏著哥哥,哥哥也從沒對我這個愛粘人的小鬼露出過厭煩的神色。
“嗯,舞花想玩什麽呢?”
他就這麽說著,陪著我一起玩。
所以,我就決定了,長大以後要做哥哥的新娘。

“唉,還認爲兄妹也能結婚呢,我這個傻瓜。”
一邊把廁紙和洗潔精放好,一邊回想起過去的糗事,我的臉紅了起來。
這果然就是我毋庸置疑的黑歷史了吧。


小學2年級的春天——就跟今天放學後的情形相似,班上的女孩子們湊在一起聊誰喜歡誰的話題時:
“小舞喜歡的人是?”
“哥哥!”
這麽堂而皇之地宣告的我,被大家給嘲笑了。
“哎?小舞好怪!”
“跟哥哥是沒法結婚的啦~”
這之後,流言就在班裏傳開了,就連男生也說著“井上是個兄控”,狠狠地捉弄我。

“喔喔~~兄控兄控!”
“近親相奸!”

我抽抽搭搭地回到家,抱住哥哥哭訴:
“我說了自己喜歡哥哥,卻被大家笑話說是個怪人。我是個怪人嗎?是不是啊,哥哥?”
“一點也不怪呀。我也喜歡舞花啊。”
哥哥用他那好看的手撫摸著我的頭髪,溫柔地安慰我說。
“可、可是,我和哥哥是兄妹的話,就不能結婚了。”
“就算不能結婚,兄妹也可以一直都在一起呀。”
“真的?”
“嗯。”
“哥哥會一直都和舞花在一起嗎?”
“嗯。舞花永遠都是我最喜歡的,可愛的妹妹呀。”
我開心得胸口咚咚直跳,抬頭望向哥哥,笑著說道:
“哥哥也是,舞花永永永永永遠最最最喜歡的哥哥!”

“哇啊啊,過去的我,太丟人了啦~~~~~”
我在廚房裏捂著臉,蹲了下去。
只是想想,臉上就像要噴出火來。
還好,今天沒有搞砸呢。大家問我有沒有喜歡的人時,沒有重蹈小學時的覆轍,回答說:
“哥哥。”
在中途猛然察覺到了,就改口說了:
“お、お、おに——おおにし(大西)”
蒙混了過去。
要是在那兒說出哥哥的話,就不會像小時候那樣只是被取笑而已了吧。都已經是初中生了,喜歡的人還是哥哥,那太難堪了。
雖然,說喜歡大西,也有些被想歪了的感覺……不過,再稍微想想,那果然像是錯覺吧,只要再說一遍並不喜歡大西就可以了吧。

嗯,就這麽辦吧。

我一個人不住地點著頭,爲了給哥哥做晚飯而套上了圍裙。
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
第二天的課間休息時間,我從洗手間回來時,正好在教室門口碰上了大西。
啊,糟糕。
心髒猛地跳了一下。
大西就如同大家所說的那樣,是個板著一張臉,低垂著頭,給人以一種陰沈沈印象的男生。
穿著皺巴巴的襯衫,休息時間也不跟別人聊天,獨自拿著本卷起來的書讀著。偶爾有人跟他說話,也不拿正眼看著人家,就那樣心不在焉地答著話。
好像也沒交朋友的打算。雖然並不是想要欺負大西,不過這家夥給人的感覺很不好,所以連男生們也都躲著他。
分到這個班也差不多三個月了,在這期間,我還沒聽到大西講過一句話呢。
座位也不在一起,也沒什麽要特地跟他商量的事,說起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。
今後大概也不會跟大西有私人的交談吧。所以就假裝什麽都不知道地走過去。要是慌裏慌張的,就顯得很奇怪了。
我一邊注意著別露出不自然的視線,一邊正想趕快從大西身旁通過,走進教室時……

說起來,大西是不是停下來瞪著我了?

哎?
至今爲止,連話都沒說過,四目相對自然也是一次都沒有。
更別說是被大西注視著了……
雖然時間只過了幾秒鍾,但我的心髒卻像被揪住了一樣,動搖了起來,視線也無法移開。
在教室門口隔著很短的距離,我們暫時就這樣相互對視著。

怎、怎怎怎麽了?
爲什麽大西要緊盯著我看。

而且看上去還很不高興的樣子。
呀,雖說平常也是這樣啦。
我陷入了恐慌。怎麽辦啊,有些被嚇到了,身體僵硬,腳也動不了,視線也無法移開。
肯定會被說些什麽了吧?我做出准備接受質問的姿勢,結果大西卻就這樣一言不發地走出了教室。
擦身而過時,只飄過些微半乾衣物的濕味。
到、到底是怎麽了?剛才這。
心臟還在怦怦直跳,頭腦仍舊一片混亂。
不對,這一定是錯覺。
因爲昨天說了那樣的話,所以有些意識過剩了,今天才會覺得大西在瞪著我看。
對,就當是這樣吧。

可是。

“啊,舞花!我們問過大西‘你對舞花怎麽看?’了”
“哎哎哎哎哎哎!”
我驚叫了起來。朋友們嘿嘿地笑著。
“這、這、這是什、什麽意思?”
“所以說,我們問大西“你對舞花怎麽看”了”
“這麽唐突地去問,太不自然了啦!”
“哎,是這樣嗎?”
“就是啦!”
“但是,舞花對喜歡大西這件事不是默認了嗎?”
“對啊對啊,我們只不過是若無其事地說了‘舞花很在意大西’而已。”
“一點都不若無其事啊!”
別去問什麽“你對某某怎麽想?”啊,“某某好像很在意你哦~”之類的話啊!
問出這種話的話,一般都會誤解爲“某某喜歡你”的啦!
啊~~所以大西才會露出一副奇怪的表情看著我啊。
嗚……都怪自己昨天說出那種話,明明對大西根本就沒那意思的。
大家對嘴巴一張一合的我說道:
“雖然說舞花喜歡大西有點太浪費了,不過我們還是會幫你的。”
“對付那種陰郁的男人,自己這方不積極點可不行喲~”
“沒錯,首先要讓大西知道舞花的心意。這樣就可以開始動真格的了。”
所以說,我根本就不喜歡大西啦~~~~~~~~
“大……大西怎麽說的?”
我戰戰兢兢地詢問道。
“他說沒什麽。”
沒什麽?
我腦中浮現出剛才四目相對時,大西的神情。
就像是惱怒般不高興的表情。
大西就說了那麽句話?不可想象。
可是,以那副表情說“沒什麽……”,一定是覺得很麻煩,沒有興趣,感到很困擾吧。
但我也沒想要大西喜歡我啊,真這樣的話,與其說會高興,倒不如說會感到困擾啊。可他卻對我怒氣沖沖的。
我對大西也“沒什麽!”啦!

大家看著我僵硬的表情,誤以爲我被大西那冷淡的態度給打擊到了。
“不用擔心啦,舞花!大西本來就是那樣的人,所以才會說這種彆扭的話。”
“就是啊,那個問題肯定讓他意識到舞花了啦。”
“剛才也是在盯著舞花看了。”
“嗯,很好的感覺啊。大西基本上對別人都是漠不關心的呢。”
“之後只要再多把勁,舞花。”
大家嘭嘭地拍著我的肩,給我加油。
“那、那個,不過……拜、拜托,請別再把事情搞大了。”
好煩啊,怎麽辦呀。現在已經沒法再說喜歡大西是謊話了啦~~~~~~~~


上課的時候,老師的話也一點都沒聽進去。
怎麽辦,怎麽辦,怎麽辦啊。
爲了平息大家的興奮,我說了:
“我只想在暗地裏想著他,眼下只要能看到他就心滿意足了。”之類的話
可是,卻起了反作用。
“舞花,打起精神來啊!”
“哎呀,全~~~~~~部都交給我們就是了!”
結果是自掘墳墓而已。

我回過頭,透過教科書偷偷看看大西。
大西的座位在教室門口附近,正好在靠近窗口前排的我的斜————後方。
他的額發長得蓋住了眼睛,正在筆記本上奮筆疾書。拜駝背弓腰的難看坐姿所賜,給人以一種陰郁的感覺。哥哥就是面對著電腦時,腰板也是挺得筆直的,給人一種很明朗的感覺。

啊~~要是大西是個很受女孩子歡迎的男生就好了。那樣的話就可以用“情敵太多了啦”、“大西看上去好像有女朋友了”之類的話來推脫了。
要不是大西的話,大家也一定不會那麽起勁地撮合我和他了吧。
爲什麽那個時候會從嘴裏說出大西的名字呢。
因爲名字以“お”開頭的男生,班裏就大西一個,所以就太過貪圖省事了啦。我正反省著的時候。
大西的頭擡了起來。
好像察覺到了我的視線,稍稍轉過頭來,望向我這邊。

“!”

和課間休息那會兒一樣,我就這樣拿著教科書僵在那兒了。
窗外沙沙沙地下著雨,安靜的教室裏,回蕩著老師一本正經的講課聲。
大西斜著眼,撇著嘴,做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。
他透過長長的額髪,瞪著我。
我像只膽怯的松鼠般,輕輕歎了口氣。
哇……又、又看過來了。
而且還是教室的兩頭。
這到底是什麽少女漫畫的場景啊,我到底是在做什麽啊。這麽想著,我的臉又騰地熱了起來。
糟糕,臉紅了。
“這家夥果然是喜歡我啊。”大西一定會這麽誤會了啦。
我慌慌張張地拿書蓋住臉。大西突然把頭扭了回去。
不是像課間休息時那樣,自然地把視線移開,而像是很困擾似的,猛然地把頭轉了回去。
什麽啊。
也用不著那麽厭惡地把頭轉過去吧。
啊,大西對別人根本就沒興趣嘛。要是對女生有點好感的話,就不會那麽厭煩,那麽困擾了吧。感覺太惡心了。
迄今爲止,我對大西都沒什麽感覺。
可是現在,我對大西的好感度已經突破0點,直線向負數延伸了。
大西太討厭了—!
大西既陰郁又不親切,衣服皺巴巴的,不管男生還是女生都討厭他。啊啊~~可是,我卻被誤以爲對他單相思。真是的,真是的,太後悔了!太讓人生氣了!
整節課,我都紅著臉,咯咯地咬著牙齒。

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
“舞花,在學校發生什麽事了?”
我正在廚房裏咚咚咚地切著菜時,哥哥從門口探出腦袋來問道。
“從剛才起動靜就很大,好像在跟蔬菜搏鬥一樣。”
“對不起,很吵嗎?”
“那倒沒有,就是擔心你有什麽事。跟朋友吵架了?”
哥哥走到我身邊,溫柔地看著我。
“不,沒有啦。只是班裏有個討厭的男生而已。不過沒事啦,他也很討厭我,對我視而不見,我也當他不存在。”
我氣鼓鼓地說道。
哥哥像是要捉弄我似的,眯縫著眼睛說道:
“這還是舞花第一次提到男孩子的話題呢。”
“是、是嗎?這是哥哥的錯覺啦。像是川邊在吃東西的時候把牛奶噴了出來啊,高田在游泳大賽的時候,因爲腿抽筋而溺水,結果我們班得了倒數第一之類的,我都說過啊。”
“咦,是嗎?”
“真是的,哥哥根本就沒認真聽過人家說話吧。”
“沒這回事啦。不管是舞花小學3年級時的好朋友小惠養的雪貂的名字,叫亞裏士多德的事也好,還是小學4年級時的同學彩菜,在情人節送給3個男生本命巧克力的事也好,或者是舞花5年級的時候,跟班上同學一起爲了減肥,只吃魔芋的事也好,我全都記得清清楚楚哦。”
“盡記些奇怪的東西。而且全都是女孩子的事。哥哥真色。”
“因爲舞花只說同性朋友的話題嘛。”
“所以說,我也有好好說過關于男生的話題啊。”
哥哥嗤嗤地笑道:
“我也來幫忙吧。”
說著開始剝起洋蔥的皮。
偶爾也會像這樣,兩個人一起做飯。
哥哥的菜刀也使得很熟練,確實是一個人住也沒問題。
是不是用不著我照顧了呢……這麽一想,就感覺到寂寞起來。
不過,像這樣跟哥哥一起做飯、洗碗的話,總感覺心情就會放松下來了。
近在咫尺的哥哥跟我比起來,身材要高大得多,頭頸很漂亮,頭髪也整整齊齊的,散發著一股很好聞的味道。

想起了跟大西擦肩而過時,他所散發出來的那些微,如同沒曬乾的衣物般的濕味,胸口一瞬間有些發澀。
不過,哥哥那麽溫柔地跟我說話、捉弄我,讓我實在是很開心。所以那種事情很快就會忘掉的。
我一邊跟哥哥聊著天,一邊嚓嚓嚓地切著胡蘿蔔。

對了,大西什麽的,無視掉就是了嘛。這樣的話,大家也會厭倦起來,然後就把這事兒給忘掉了吧。
第二天,我竭力裝作看不到大西的樣子。
我們班沒有大西這個男生,沒有,沒有,根本就沒有!我這樣自我暗示著,出入教室的時候,也選擇離大西座位很遠的那個門。
上課的時候,也絕對不回頭朝大西那個方向看。
可是這樣,反而更加在意起大西的事來。他那亂糟糟的額髪、板著的臉,不斷浮現在腦海中。不能看,不能看,不能看!我嘴裏像念經似的念叨著,努力排除著雜念。
“嘿,舞花。大西剛剛在看舞花喲。”
“哎?”
午休時間,朋友悄悄這麽跟我說的時候,我不由自主地回過頭去看了一眼。
“是、是嗎?”
我裝作不在意的樣子,拼命忍耐著。
“大西果然也很在意舞花呢。”
“那是當然啦。喜歡大西的是舞花這樣的女孩子嘛。”
“有種配對成功的預感呢”
“嗯嗯。”
我拼命忍住快要爆發出來的情緒,用一種煩惱中的少女的口氣說道:
“但、但是啊,大西跟我想象中的有點不一樣。”
“哎?這是什麽意思?”
“這就變心了?是不是快了點?”
我更加扭扭捏捏地說道:
“因爲,我本來覺得他雖然不愛說話,但其實應該是個會在雨天撿回流浪貓的溫柔的人。可是他卻那樣狠狠地瞪著我,很可怕嘛。”
大家睜大了眼睛看著我。
好!把“大西的事果然還是算了吧”這句話一口氣說出來,這樣就解脫了。
“雖然很對不起大家,我對大西已經……”
“不行啦,舞花。”
哎?
“就是啊,因爲大西那麽冷淡,所以就自己強迫自己說這樣的話,自己強迫自己死心了吧。”
哎哎?
“你這也是在爲我們著想吧?不過,既然我們都知道了,就一定會奉陪到底的。”
“我也是!所以,舞花也要加油讓大西回心轉意啊。”
不是吧!
大家根本就沒聽進去我的話,自顧自在那啪啦啪啦地說著,一直說到午休結束。

然後,到了放學後的掃除時間。

穿著運動衫的我,打開生物教室的門,一下子僵住了。
陳列著奇怪標本、散發著酸味的教室裏,只有拿著掃把的大西一個人站在微寒的空氣中。
“大、大西,爲什麽……”
我感到呼吸困難。
“這周沒輪到大西這組負責生物教室的值日啊。”
大西就這麽背對著我,小聲嘟囔道:
“澤木有話跟我們組的村井講,就讓我頂替一下。”
啊,這還是我頭一次直接聽到大西的聲音呢。
是這樣的聲音啊。
低沈而略帶沙啞的聲音。
已經到變聲期了啊。
哎呀,這種事怎麽都好啦。我算是理解大家說的“我們還有點事,舞花先去吧”這句話是什麽意思了,不由得驚慌起來。
這之後肯定不會有人來了。
我們班的人全都參與了。
不只是女孩子,連男生都認爲我喜歡大西了麽?
我感覺耳根都發熱了,越發慌張起來。
糟了,臉又紅起來了。
“啊、啊……是這樣啊。”

大西轉過身,稀裏嘩啦地從櫥櫃裏拽出自己用的掃把。

“大家好慢啊。”
我像是自言自語地這麽說道,盡可能離得大西遠一點,開始打掃。
“……”
大西沒有回答,只是沈默著。
今天外面也下著雨,散發著酸味的教室就像是個籠子一樣。生物教室的味道和大西的味道有些相似。
啊啊,真是糟透了。
空氣太沈重了啦。
雨點輕輕敲打著窗戶的玻璃。
我也閉口不語。
因爲身體僵硬,裝作不想看見大西的樣子,所以不知道他現在是一副什麽表情。不過一定是感到很麻煩而撇著一張嘴沒錯。
身後傳來大西拖著拖把,擰乾抹布的聲音。
好像快要暈倒在這酸腐的味道中了。
就不能快點打掃完嗎?
爲什麽我就不得不對大西懷著那種,像要讓人崩潰似的不愉快想法呢。
要是又不經意間跟大西的視線對上了怎麽辦?要是臉又紅了怎麽辦?這麽一想,胃部就抽痛起來。我一邊不自然地拖著拖把,一邊往後倒退著。

右小腿碰到了什麽硬東西。
“呀!”
身體失去了平衡,踉踉跄跄的。
同時,咣當一聲,水桶倒了,水花濺滿了我的大腿和小腿。
眼看著水流了一地,我腳下一滑,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。
運動衫的屁股部分變得濕漉漉、冷冰冰的。
好想哭。
真難看。
簡直像個小學生似的。
大西這種時候還是沈默不語。我被水桶絆到的時候,也不出聲提醒我一下,也不跑過來看看我是不是沒事。
我幾乎都要失去意識了,感覺難受極了,坐在抹布絞出的水中,屁股濕漉漉的,精疲力竭。
就在我憤恨不已,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的時候,
“……井上,你腳怎麽了?”
一個輕輕的聲音傳入耳中。
回頭一看,大西正蹲在地板上。

大西居然在離我這麽近的地方,我驚得心髒都差點停跳了。
他那樣子,果然像是很不高興似的,從雜亂的額發當間兒,緊盯著我看。
運動衫的膝部也因爲吸了水而變了色。
“站不起來嗎?”
這回我是有點能感覺到,他的聲音裏真的夾雜著些許擔心。
于是,胸口就更加揪痛起來。
“站、站得起來。沒事兒。”
我慌慌張張地站起來給他看。
大西沒有說話。

大概是被討厭了吧……弄翻了水桶……

可是,大西什麽都沒說,用抹布擦拭著地板上的水。運動衫膝部的水漬漸漸暈開了
“對、對不起。可以了,我來弄吧。”
大西沒有停下。
他跪在地板上,長長的額發從眼前垂下,認真仔細地擦拭著我灑出來的水。
然後,小聲說道:
“沒什麽。”
是在說沒關係吧?

這到底是注意到了我的事,還是真的什麽都沒想過,我是真搞不懂了。

大西只是默默地繼續擦著地板。
那個樣子,看上去跟班裏其他的男生完全不同。要是其他男生的話,一定會發火、會嘲弄你了吧。
爲什麽大西就一句怨言都沒有地擦拭著地板呢。
“……對不起”
我蹲在大西對面,也擦起地板來,一邊擦一邊再次小聲道歉。
大西還是沒有回話。
我低著頭,用更小的聲音說道:
“謝……謝謝。”

大西的手稍微頓了一下:
“……”
是嘟囔了一聲“嗯”或“啊”吧……
那一天的掃除好像比平常多用了17分鍾。
把水桶、抹布放回櫥櫃去的時候,大西也沒朝我看一眼,就一個人回教室去了。

我被一種不跟大西搭話就不行的感覺所驅使:
“大……”
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什麽好,就這麽喊了半句,然後默默地看著他的背影。
大西的頭頸果然散發著些許酸味。

現在回教室去的話,或許會難堪地碰到大西。正當我在走廊上猶豫不決的時候,突然聽到大家的聲音。
“我們都看到了哦,舞花!”
“跟大西好像處得不錯呀—”
“雖然舞花把水桶裏的水灑出來時,我們都給嚇著了。不過大西過來幫忙擦地板,不是很體貼嘛。”
我一下慌了神。
爲什麽大家會在?說不定全都被看到了?
“不、不是那樣子的啦。大西一句話都不說,好像很煩的樣子。”
“哎—?可是大西在舞花說‘謝謝’的時候,很害羞地朝舞花看了一眼啊~”
“哎哎!那個,害羞的樣子?”
大西露出了那樣的表情?
“嗯,那個表情真讓人意外啊。”
“是叫反差萌麽?相當可愛啊~平常要能有更多這樣的表情不很好嘛。”
表情可愛的大西啥的,根本就想象不出來!可是,那個時候露出那樣一副表情看著我什麽的。
總覺得內心深處有什麽東西在怦怦亂跳,沒法平靜下來了。
雖然我覺得大西是個死氣沈沈、讓人討厭的家夥。不過,要是他也有好的地方……
所、所以說啦,我被誤會對大西單相思這事兒,只有麻煩而已啦。
“喂,舞花。別發呆啦。現在說接下來的作戰方案。”
“啊?”
“首先要換上制服。”
“等、等一下,作戰是……”
大家吵吵嚷嚷地拉著說話結結巴巴的我,朝教室走去。

教室裏差不多已經沒人了,大西也已經不在了。我松了口氣。
大家帶我到座位上。
“快點快點”
“頭發也理一下。”
“啊,唇彩也要塗一下哦。”
麻利地替我換完衣服後,帶著我去的地方是,位于1樓的圖書室。

“我又不要借書啦~”
“沒關係啦,沒關係啦。”
我還沒明白過來是什麽沒關係,就被拉進了打開著的門內。
圖書室裏頭有自習場所,在一張總是擺在那兒的桌子前,大西正捧著一本厚厚的硬皮書在看。
不是吧。
“大西~!”
朋友一把拉住轉身想走的我的胳膊。
大西擡起頭,看向這邊。
跟往常一樣,不高興似的眯縫著眼睛。
“哎,大西的數學很好吧?舞花對作業的某些地方不太懂,教教她吧。”
哇啊啊啊啊,在說些什麽啊————!
而且還那麽大聲!瞧,旁邊的人都看過來了,大西不是該生氣了麽。
“對、對不起。作業讓我哥教就行了。”
快速地說完這話,正想逃開時。

“……哪裏?”

我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問題。
大西一臉生氣的樣子,將視線投向書本,充滿別和我說話的氣氛。
可是,這輕輕的一聲,確實是大西沒錯。

“哪裏不懂?”

“那、那個……”
“那麽,舞花,接下來就兩個人慢慢地……”
同學們說著好似牽線搭橋的紅娘說的話,轉眼間就跑開了。
把我跟大西兩個人留了下來。
“這個、那個……”

難得那個大西好心地問我了,要是說聲“已經沒事了”,就那麽回去的話,也太過分了點。
我不安地從書包裏拿出數學書。
“這裏稍微有點……”
我隨便指了道應用題。
大西合上書,看向問題。
“不要站著,坐下吧。”
“打、打攪了。”
我在旁邊的椅子上淺坐著。
啊,大西的襯衫果然皺巴巴的啊,袖口也有點髒,還散發著半乾衣物的濕味。不過,不可思議的是,我並沒覺得這氣味討厭。
大西用低沈沙啞的聲音說明著解題方法。
跟哥哥教我時那清澈的聲音完全不同,解說也不如哥哥清楚,時不時地還緊鎖眉頭,露出一副爲難的表情思考著。
不過,這是想對我傳達些什麽呢?好像在拼了命地幫我想。
“打攪你讀書了,對不起啊。”
“……已經是讀了好幾遍的書了。”

我看了眼厚厚的書脊,上頭寫著《梶井基次郎作品集》
“梶井基次郎,是寫《檸檬》……的人吧”
我在哥哥的書架上看到過,也讀過。就因爲標題的字面很漂亮這麽單純的理由。
因爲很短,所以一下子就看完了。內容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樣。
因爲生病而療養的“我”,抱著不可抑制的焦躁走在街上。一邊回想著過去的事,一邊憂愁地彷徨著,跌跌撞撞地來到了一家水果店。
在那裏買了一個檸檬,感覺心情好了點。可當走到一家蠻中意的,賣書和文具的店時,情緒又低落了下去。隨手抽出畫冊疊在一起,把檸檬放在那上頭,然後終于心情舒暢起來了:就是這樣一個故事。
老實說,我根本就不理解,這故事到底哪裏有意思了。
不過,當我從口裏說出《檸檬》這個書名時,大西之前一直撇著的嘴微微有些張開來,目光好像也變得柔和起來了。
“……嗯……基次郎的作品裏,《檸檬》是我最喜歡的。”
不管是大西的表情變化,還是大西對自己說話時的這種語氣,都讓我吃驚不已,心髒咚咚咚地跳個不停。
還有,大西自稱“我”【ぼく(僕),男性自稱,現在主要是成年前的男孩對年紀、地位跟自己相仿或以下的人說話時所用的自稱】也是。
之前,大西在我的印象裏,一直都是自稱“俺”【おれ(俺),現代主要是男子對同輩以下的人使用的自稱,帶有粗野的語感。】的感覺
“像是被不安給壓垮的作者,在水果店裏看到檸檬,把它拿在手上的那一瞬間,心情唰地一下變輕快了的那個描寫啊……啊~這種感覺,我知道……於是,就想去讀基次郎的其他作品了。”

大西的語氣淡淡的。
聲音也好,表情也好,都非常甯靜。
或許,大西比我和班裏其他同學都更成熟也說不定呢,我心想。
雖然都是初中一年級學生,但比起我們來,大西看到的東西要更多,知道的東西也要更多吧。
或許正因爲如此,大西才會在教室裏一個人離群索居的吧。
我也讀過《檸檬》,卻沒有大西那樣的感想,大概是自己還太孩子氣了吧。我覺得很羞恥。
“大西……好厲害啊。我都看不太懂呢。”
我喃喃道。
大西好像有些後悔自己多嘴了似的,趕緊低下頭,閉口不語。

額髪蓋住了眼睛。
是不是生氣了呢?
我擔心到,便謹慎地詢問:
“大西,喜歡書吧。”
大西沈默著點點頭。
“放學後總是在圖書館裏看書嗎?”
這次,"嗯"的輕輕回了一聲。
之後就低垂著頭,盯著數學書直看。
“啊,難道說,大西的眼睛不好?”
“哎?”
“總是一副雙眉緊鎖,眯縫著眼睛的模樣。我一直以爲你是在對我怒目而視呢。”
我這麽一說,大西露出大吃一驚的表情,驚慌失措地來回看著我。
“那個,視力是多少?”
“……”
大西沈默了一下,側過臉回答道:
“0.1……左右吧,大概。”
“那就必須要戴眼鏡了啊”
“……”
大西一如既往地沈著臉,一副讓人難以接近的樣子,沈默著。
怎麽辦啊,又沒話可說了。
“隱、隱形眼鏡也可以啊,我覺得。柔軟型的話,好像一點兒都不會疼的。”
“……”
“對不起,好像多嘴了。我做題目吧。”
我低下頭,開始寫起來。
中途有點在意,就偷瞧了大西一眼。總覺得他是在垂喪著臉,咬著嘴唇
見到這情景,我的心又跳了起來。

終于把題目解出來了,我怯生生地朝旁邊看看。
大西板著臉,看著我的筆記本。他的眼睛眯縫著,一副生氣的樣子,像是在檢查我所寫的算式
“……沒錯。”
“真的?”
我松了口氣,拿上東西,站起身。
“謝謝你教我。還有,那個,那個,掃除的時候幫我擦地板……謝謝。”
只不過是普通地道個謝,就感到難爲情極了。
不過,這次我沒有把頭轉開,就這麽看著大西。大西稍稍張開眼睛,臉頰有點兒發紅。

哇,真的害羞了?

“……沒什麽。”
大西生硬地嘟哝了一聲,把頭伏了下去。
那個瞬間,臉色明明是很和緩、很溫暖的嘛。
“那,回見了。”
“……”
跟大西告別,走出圖書室的時候,身體覺得有點冷,不知爲什麽,有種相當寂寞的感覺。
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
雨淅淅瀝瀝的,一直下到了夜裏。
昏暗的窗台上,雨水如淚珠般滑落。
“哥哥,倒茶了哦。”
正敲打著鍵盤的哥哥擡起頭來,看到了我分成兩股的頭髪。
“哎呀?”
眼睛睜得大大的。
“真懷念啊,這髪型。”
小時候,我總是將頭髪分成兩股,在頭兩側紮起來。
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才開始將頭髪放下來。
“怎麽了?突然間。”
“嗯……沒什麽。”
我的微笑有什麽不自然的地方麽。

“我休息會兒,要不要一起來喝茶?”
哥哥用清爽溫柔的聲音說道。
“……嗯”
我點了點,去把自己的茶端了過來。
“一起到起居室去不就是了嘛。”
“不用,在這裏就好。”
想要待在有哥哥味道的地方。
我把坐墊並排放在地板上,坐了下來,靠著哥哥的肩膀,喝著甜甜的奶茶。
擡頭看去,書架正中間放著梶井基次郎的《檸檬》。
我知道哥哥看了好多遍,書頁都有點翹起來了。
這是哥哥很喜歡的一本書。
哥哥肯定跟大西一樣,知道那部作品好在哪裏。
知道快要被悲哀苦悶壓垮的時候,手中拿起檸檬,心情唰地一下變得輕快了的感覺……
知道我所不知道的痛苦……

“……哥哥,現在有女朋友了嗎?”
兩條辮子中的一條壓著哥哥的手,我問道。
“嗯,有沒有呢。”
“虛張聲勢。我知道的,哥哥裝作有的樣子,其實根本沒有。”
“暴露了啊”
哥哥輕聲笑了起來。
“舞花呢?還沒有喜歡的男孩子嗎?”
“……沒有啦。”
我的喉嚨一下子堵住了。
“跟哥哥是一對兒呢。”
“就算這麽說,一對兒也……”
小聲嘀咕的聲音,就像是從鼻腔內部發出似地溫柔。

其實,哥哥有喜歡的人,我是知道的。
寫小說的時候也好,一個人在屋子裏朝窗外眺望的時候也好,哥哥都流露出一副像在思念著誰的表情。
溫柔而憂傷——就用這樣一種眼神看著電腦畫面,——看著窗外遠處的風景。
每當這種時候,我的聲音就會堵在喉嚨裏,沒辦法去跟哥哥講話。
因爲我明白,哥哥是在想“那個人”的事。
那是哥哥一直都在思念著的那個人
哥哥一直都不交女朋友,一定是因爲忘不了那個人……
哥哥出的書全都拍成過電視或電影,但只有一本,只有這一本,哥哥是絕對不會允許的。
哥哥高中時所寫的,銷量在百萬冊以上的兩本書中的其中一本。
非常喜歡書的三股辮“文學少女”和爲了她而寫故事的男孩的故事……

從前,在我還很小的時候,作爲哥哥的學姐,來過家裏那麽一回。
三股辮,身材纖細,笑起來很美的女孩子。
媽媽笑嘻嘻地說:“這是你哥哥很在意的人哦。”
那個人,一定就是“文學少女”的原型吧。
在小說裏,兩個人最終分開了。不過,哥哥一定相信著,絕對會再見面的吧。

“……我,沒有男朋友。”
“都初一了,說這話有點寂寞啊,舞花。”
“因爲,要是就我一個交了男朋友的話,哥哥就沒人來照顧了,太可憐了點。”
“能夠同情我,真是謝謝了。”
哥哥把我抱在懷裏,撫摸著我的頭發。
“在哥哥有女朋友之前,我也不會交男朋友的。”
爲什麽大西的臉會浮現在腦海中?真不明白。
而且,爲什麽胸口也酸酸的。
明明跟哥哥靠得那麽近,呼吸著哥哥的香味。
胸口,酸酸的。
“嗯……那在舞花找到男朋友前,就煩勞照顧了。”
哥哥溫柔地輕聲說道。
永遠永遠都這樣就好了。
不想要改變。
想要一直做最喜歡哥哥的我
我也撫摸著哥哥垂下來的頭髪,一邊懷著酸酸的心情,望著書架上的《檸檬》。

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第二天,我害怕起去學校。
不想碰見大西。
不想再知道更多關於大西的事了。跟大西在一塊兒,就有種自己會變了的感覺。我不要。
今天早上也從離大西比較遠的那個門口進了教室。
要好的同班同學們,紮堆兒在那叽叽喳喳地吵鬧著,不只是女生,連男生也摻和了進來。
“啊,舞花!恭喜啊~!”
突然就那麽大聲叫了起來。
“昨天跟大西看上去處得不錯呢。”
“已經是打得火熱的感覺了呢。”
大家七嘴八舌地說著。
他們讓不知所措的我看了手機畫面。
那是在圖書館裏,並排坐著的我和大西的照片。我正紅著張臉,看著嘴角微張的大西。
是大西在說《檸檬》時的照片,趁著我們不注意偷拍的吧。
不止一張,還有好多。
怯怯地仰望著大西的我、慌慌張張朝向大西的我、微笑地看著大西出神的我——
我是帶著這樣的表情看著大西的嗎?
耳根像火燒一般灼熱,胸口被怒火憋得喘不過氣來,身體顫抖著。
“舞花,拍到了很好的表情哦。大西也是,那麽溫和的樣子。啊,照片這就傳到舞花的手機裏。”
“不需要。”
脫口而出的聲音,簡直不像是自己的,口氣可怕
身體到處都發熱發痛,好像要裂開了似的
“快給我刪掉!大西什麽的,我一點都不想他!被當成在跟大西交往,也只會給我造成困擾!”、
是啊,大西什麽的,我根本一點兒都不想他。
出神地看著大西的我什麽的,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啥。
那樣的,根本就不是我。
“那個……舞花。”
同學們都說不出話來。
正當教室一片寂靜的時候:
“我對井上也沒什麽特別的想法。”
從後面傳來一個聲音。
驚訝地回頭一看,大西站在那兒。
不像平時那樣撇著張嘴,眼睛也不眯縫著了,臉也不板著了。
相當甯和的一張臉。

“而且,我這周就轉學了。”

發熱的頭腦和身體,一下子就冷卻了下來,胸口像缺了一塊似的疼痛難忍。
轉學?
教室裏就像深夜一樣寂靜無聲。
誰都說不出話,誰都不敢動一下。
只有大西一個人,稍稍駝著背,慢慢地走到座位上,拉出椅子坐下。
以此爲信號,大家慌手慌腳地動了起來。
嚇了一跳啊,大西要轉學,沒搞錯吧?微微傳來這樣的騷亂。
可是我,直到上課鈴響都沒法挪動一步。
就像被流動著的時間抛下了似的,獨自一個人呆立著。

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#
2天後,星期五。

大西戴著眼鏡來上學了。
早上的班會,老師把大西轉學的事,向大家做了通告。
“……多謝大家一直以來的關照。”
我毫無實感地看著在講台前低下頭,輕聲說著話的大西。

“大西……”
放學後,我換好鞋,追趕著大西出了校舍,在遊泳池的鐵絲網邊上,叫住了他。
“真的……要轉學嗎?”
我顫抖著聲音,輕聲問道。
大西平靜地點了點頭。
戴上眼鏡的大西好像是變了個人似的,眼鏡也不眯縫著了,背也不駝著了,眼睛直視著我。
“因、因爲我在大家面前說了那樣的話?”
“怎麽會。沒有關聯啦……轉學的事,以前就決定了。其實,在進初中前就預訂要搬家了,可是因爲各種各樣的事情給耽擱了……不過,媽媽終於決定再婚了,所以……”
大西的聲音跟以往一樣低沈沙啞。
空中覆蓋著灰色的雲層,鐵絲網對面的遊泳池裏,水波搖曳。
遠處傳來棒球的擊打聲。
“再婚的對象……是個好人,雖然我沒法再叫‘大西’了……媽媽一直都在拼命地工作,太辛苦了。所以,我覺得,能跟那個人再婚……太好了。”
第一次聽說大西家裏的事。
穿著皺巴巴的襯衫啊、髒兮兮的袖口啊、長過頭的額髪啊、眼睛很差卻不配眼鏡啊,或許也是因爲有各種原因才會這樣的吧。

——基次郎的作品裏頭,我最喜歡《檸檬》。

在圖書室裏,用溫柔的眼神說出的話。

——像是被不安給壓垮的作者,在水果店裏看到檸檬,把它拿在手上的那一瞬間,心情唰地一下變輕快了的那個描寫啊……

那個時候的聲音,那個時候的眼神,跟如今靜靜地看著我的大西重合了起來,胸口變得異常地酸楚。

——啊,這種感覺,我明白了……

大西的臉,在我眼中變得模糊不清了。

“……我說井上的事一點都沒想過……那是騙人的。聽到說井上喜歡我的時候,還是有點開心的……
“井上又可愛……又開朗,朋友也很多……所以是個離我很遙遠的存在……
“跟井上說話,對我來說,就像是基次郎的檸檬那樣的感覺……”

漸漸的,漸漸的,變得模糊不清起來。

再見。大西是這麽說了吧。
我是點了點頭,帶著哭腔地說了聲"嗯 "吧。

我也是,說一點兒都沒想過大西,那是謊話啊。
要是能這麽說出來就好了,可是卻沒有。
新的住址也好,新的姓也好,什麽都、什麽都沒聽到,再也看不到大西的模樣了。
胸口酸酸的。
身體如同刀絞一般,酸楚、悲傷、寂寞、心痛。
我在遊泳池邊上,低著頭,淚流滿面地痛哭起來。

回家的路上,我不停地眨著眼睛,一邊抽泣著一邊走。
大西要是能跟新的家人還有同班同學處好關係就好了。
大西也好,大西的媽媽也好,要是能非常非常幸福就好了。
大西要是不用再忍耐,不會再有悲傷的回憶,笑著過活就好了。

順路去了趟超市,把做晚飯的材料放進要買的東西裏。
今天做奶油圓白菜卷吧,不用番茄醬,就煮成甜甜的奶油濃湯吧……喝了讓心裏頭暖呼呼的。
眼淚好幾次、好幾次湧了上來。
當眨著的眼睛睜開來時,正好看到了架子上堆著的檸檬。
就好像是擠出來的顔料似的,明豔的黃色浸滿了我的雙眼。

——跟井上說話,對我來說,就像是基次郎的檸檬那樣的感覺……

說最喜歡梶井基次郎的《檸檬》的大西。

我拿了一個檸檬放在掌心。
靜靜地握著檸檬時,那冰冷的小小果實,給火熱的皮膚帶來一絲舒適的清涼。
就好像把身體裏討厭的熱量嗖地都吸了出來,心情一下就變得輕快起來了似的……
被一個檸檬,溫柔地將哀傷和痛苦吸走了。
被一個檸檬慰藉著。

——啊,這種感覺,我明白了……

初戀是檸檬派的味道。很久以前,三股辮的文學少女教過我。
很酸又很甜的味道。
我一邊回想著,一邊往籃子裏放進三個檸檬。
飯後的甜點就做檸檬派吧。
肯定是又酸又苦悶的味道吧。

——完——







這篇是「文學少女的秘密書架」(官網連載)的第8回

在本篇中...作者把「井上舞花」兄控的事實充分的描寫出來




在文學少女1~8集中(非指官方連載)...就有透露出「舞花是兄控」

此篇的用意我想是為了造福廣大的讀者吧



有時候...覺得獨生子有些孤單

看到有些作品在寫兄妹或姐弟...就有點像跳進那樣的世界...




之前新莊高中的暑假作業國文方面要寫一篇讀書心得

本來我想把「追風箏的孩子」及「不存在的女兒」一起買下來

但是我媽一直叫我不要買「不存在的女兒」...

最後只買了「追風箏的孩子」



金錢...奪走了我的親人(詳情多翻幾篇文章即知)

那時...我沒有選擇的權利...

幼稚園的我...天真又無知...


因是她而不是他...無緣來到這世上

那時我天真無知...無法留她在身旁

金錢能使鬼推磨...或許此話說的當

不知喪妹痛我阿...誰可喚她家中來



不過...受傷最大者...或許是我媽

我也不想在她面前提到這件事



最近提到她的次數變多了

應該是從我認識一位被很多人說妹控的人開始的

古人云:女兒是賠錢貨(此句存陳述事實...別無他意)

這種觀念加上金錢斷送了她的生命吧...





最近電腦用太久了....我媽開始念了

先打到這.....

cats.jpg

| 未分類 | 14:33 | comments:2 | trackbacks:0 | TOP↑

COMMENT

>>金錢...奪走了我的親人(詳情多翻幾篇文章即知)
找了一下...不過似乎徒勞無功(汗)
感覺是很不好的回憶...

倒是文學少女的文章我看到第一個分隔線就沒看下去了
理由主要有兩個
第一:字太多,我對文字有抗拒心理,這也造成我極少讀書的毛病
第二:兄控的感覺太可怕(汗)應該說這和我的現實差太遠...又或是我不敢想像...總之這也有心理障礙就是(炸)

不過
對你而言
你雖然沒有妹妹
但卻有著對"妹妹"抱持幻想的權利
怎麼說呢
有妹妹和沒有妹妹雙方實在不需要羨慕對方啊~(還是我會錯意了,其實"她"是姊姊(汗))

你也不要覺得孤單啊
你比我可以分配更多時間去和你媽媽相處~
難道不是這樣嗎?

| 伊颯 | 2009/09/17 19:29 | URL | >> EDIT

Re: 沒有輸入標題

TO:伊颯

你徒勞無功是正常的...

謝謝你的關心^_^


>造成我極少讀書的毛病
以你所讀的高中大學來看...我相信第2個理由占了九成

| 坦克 | 2009/09/17 20:42 | URL |















非公開留言:

TRACKBACK URL

http://werty55555.blog126.fc2.com/tb.php/98-3abda4fa

TRACKBACK

<< PREV | PAGE-SELECT | NEXT >>